1 2 3
企业管理
公司地址:长沙市杜花路166号(高铁南站正对面)
公司邮箱:info@hncsmtr.com
员工天地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企业管理 >> 员工天地

柿子

发布时间:2017-02-27   浏览量:

  直到2015年的十月,我才发觉十月是这个世界上柿子成熟的时节,低头看见地摊上摆放整齐的柿子,分外鲜明,伴着皎洁如玉的明月光,我想起过往,每逢十月,外公就会唠叨着:“来,吃点柿子,甜眯哒,吃哒好嘀!”

  外公虽然身材瘦弱但行动矫健,不失老年人的乐观和豁达,和外婆爱吃的桔子一样,外公也有自己钟爱的水果,那就是柿子。

       当我们还住在外公外婆的旧房子里的时候,城市里已经开始弥漫柿子的鲜香味道了:有炽红色的新鲜柿子,饱满圆润,皮薄得好似一张纸,轻轻一捏便有甘甜浓烈的汁水溢出,叫人好不怜惜;而有微微泛黄的柿子,个头稍大,挺拔坚强,颇带硬度,在人们纷乱的挑拣中保本固原,不失本性;后有柿子的加工品柿饼,是被压缩之后的一块儿干瘪的柿子,上面捎带一些白色的粉末,我不爱柿饼,可能正因其保存时间稍长,味同嚼一块儿甜蜡。

        没有家人知道外公究竟为何对柿子有强烈的嗜好,大抵在我们和上一代的年代还未曾匮乏到对水果这种得之平淡,弃之无悔的食物有超乎节约的怜爱。

        外公对柿子的爱,体现在他每次都舍不得多买,即使买了,也要放在不甚醒目的桌上,悄悄地等待家人在茶余饭后为了解馋,在无从挑剔的境况下随手啃起柿子来——这吃起来淋汤落水,工序繁琐的水果。

        大家吃得满脸沾染柿子鲜红的甜汁时候,他观察到每个人逐渐显露出的不耐烦,就会在旁边苦口婆心地念起那句老生常谈:“吃点柿子,甜眯哒,吃哒好嘀!”外公用不经意的眼神观察到家人对柿子的认可,就好像自己得到了认可,更像是自己无声的爱得到了认可,他会在心里生出欢喜,比自己亲口吃了那些柿子还欢喜。

        谁都知道水果的确是有益身体,前提是不能多食,尤其是柿子这种口味单一且味道浓烈的水果,在享受味蕾的刺激过后,柿子又回归了那张绿色的水果桌子上,任由它在时光里变质,也没人有大快朵颐兴趣了。

        这个时候,外公又悄悄地出场,在茶余饭后,他拿起几个快要烂掉的柿子,走向厨房,或者是阳台,找来凳子,小心翼翼地端详起来,用熟稔的手法不急不慢地轻轻剥开柿子的表皮,那火红的汁液“嗞溜”一下淌了出来,外公像亲吻婴儿的脸一般迎了上去,不让半点属于柿子的成分落下。一口,两口,窗外的阳光投出斑驳古朴的倒影,与外公佝偻的背影辉映成趣,柿子的美味就这样翻来覆去,像月光一样照进了外公清淡的岁月。

        倏然回首,直到2015年的十月,我才发觉十月是这个世界上柿子成熟的时节,多了几分钟的彷徨,已有四五个年头未曾在家中度过十月了。

        还记得离家前最后一次和柿子擦肩而过,是外公拿着一块儿干枯的柿饼,泡在水里,我询问外婆为何要把柿饼泡着,外婆答曰:“他身体不好,医生说不得多食水果,当然包括柿子,只能把柿饼泡大,将就将就,解解口馋。”

        我一直深信柿子是真的吃了好的,但只有我还相信这个荒谬的谎言,若柿子真的吃了身体会变好,外公的身体为何短短几年每况愈下呢?我更加讨厌柿子了,它不过是水果商的营销,它不能代表什么。

        我想起外婆跟我常常念起来她和桔子的故事:外婆小学的时候全班去旅游,所有人都带了好多吃的,尤其是桔子,人手一个,一路吃一路剥,桔子溅射的酸味充盈了一路的空气,外婆口袋空空饥肠辘辘,最后是班主任察觉了,送来一个桔子到她手里,从此,她感激不尽,桔子成为了她生命里的一个图腾。

        外婆每每回忆那个穷困流离的年代,回忆那个有防空洞,有警报的年代,都会唏嘘不已,有多少次带着我的母亲姨母舅舅四处奔波,有多少次在尔虞我诈的袖里藏刀间逃生,又有多少次操着衣食住行去换油取米。

        那个年代,物资贫乏,老人们得一水果犹如天物,老人们习惯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留给最亲的人,“己所欲施于人”这就是他们表达爱的最简单的方法。那个年代我未有经历,动荡留给了他们,安逸造化了我们,老人的习惯挥之不去,三代人在尴尬而紧凑的时代里交错,周而复始,血脉不休,像一场互相成就的欣喜若狂。

        离家那天,我看着外公,虽然身材瘦弱但行动矫健,依然不失老年人的乐观和豁达,他捧起一块儿刚泡了不久的柿饼,像亲吻婴儿一般用干枯的面容迎了上去,依然抬起头望着我说:“来,吃点柿饼,甜眯哒,吃哒好嘀!”

        我品尝了一口,味同嚼蜡,想劝他也放下,却说不出口。(文/朱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