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
企业管理
公司地址:长沙市杜花路166号(高铁南站正对面)
公司邮箱:info@hncsmtr.com
员工天地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企业管理 >> 员工天地

那些年倒了血霉的蟊贼

发布时间:2017-06-14   浏览量:

  离开那个魂牵梦绕的地方已经很多年了,肚皮已经FB成一块,虽然每天都

  还在8楼挥汗如雨,但是恢复6块肌的目标还很远。上上个月,部门那个16楼

  贴膜的美女喊:“包哥,写篇文章咯,今年是建军90周年。”

  回答:“必须的,肯定的!”

  回来这么多年,身边很多朋友都是来自那片热血迷彩的热土。三不三都会聚

  在一起喝酒打屁。在提笔写下这篇文章前,正好喝的有蛮好,于是写下如下文字。

  嗯……

  老话说过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
        还有句话,叫多行不义必自毙!

        所以那些作奸犯科的蟊贼,有时候真就会遇上些让他们倒了血霉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 比如飞车抢夺手机,刚得手了想跑,迎面却跑过来一个排正在拉练的PLA。

        比如长途客车上持刀抢劫,座位上却站起来个刚退役的PLA。那事情大家应该都有印象,那个勇斗歹徒、身负重伤的PLA,叫徐洪刚。

        比如某年,新疆某地,某黄金武警的中尉回乡省亲。穿着便装带着女朋友去看个电影,然后就遇见了几个小偷在电影院卖票的地方偷东西。被人察觉之后,那几个小偷也都掏了刀子,把盗窃直接改成了抢劫!

        眼见着买电影票的人乱纷纷走避不迭,那武警中尉也不慌乱,只是回头交代自己女朋友:“你去买个零食去,一会儿看电影的时候吃!”

        女朋友也特懂事,笑嘻嘻的摇头:“我不吃零食,我远远看着就是,你甭管我!”

        然后,那黄金武警的中尉就从兜里摸出来一副线手套戴上了……

        黄金武警,具体干啥活儿,基本上大家百度下就都知道。可很少有人知道,黄金武警平时还得接触些个盗采黄金的家伙。

        俗话说财帛动人心,黑眼珠见不得白银子,更何况是黄澄澄的金子,更是能叫人不管不顾的铤而走险!

        所以黄金武警的单兵格斗素质,也就比较的…….

        大家都懂的哈?

        具体格斗过程,这里也就不细说了。反正警察叔叔来了之后,看过了那中尉的证件,也就请了那中尉一块去派出所说说当时的情况。办完了正经事之后,有个警察私底下跟那中尉说了句小话:“兄弟,你们那部队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功夫?现场捡起来你扔了的那双线手套上……全是脸皮!那几个贼娃子的脸……都看不成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 那中尉就笑了,而且笑得很有些鬼神莫测、云淡风轻……

        可到了也没细说那线手套上怎么会全是脸皮?

        这也就是在个很偶然的场合,那武警中尉酒至半酣,自个儿把这故事跟我们说了出来,我们几个也就都是跟着笑,也都没说什么。

        可心里都明白,出手迅速、力度足够,加上线手套上那些相对粗糙的纤维纹路,挨上这么一耳光,那就等于用砂纸快速在脸上摩擦过去的效果。撕扯下来一块脸皮,倒也真不算是什么难事?
 
        还有一贼,坐着火车全国流窜,走到哪儿偷到哪儿。也都不知道那贼是小时候学过点什么傍身的功夫,还是那贼天生运动神经就比较发达?

        在还没有跑酷这个词汇的年代,那贼有好几次已经叫人围堵在一个狭小范围内了,可每回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蹿房越脊、攀梁过瓦,玩着跑酷的手段溜之大吉!

        也就有那么一回,那贼大白天的入室行窃,然后叫人发觉了之后围追堵截,于是乎又拿出来那蹿房越脊的手段想要脚底抹油。

        也就在那贼刚窜上房顶的时候,大街上一提着篮子买菜的大姐伸手从篮子里摸出个西红柿,挥臂抬手清叱一声:“中!”
 
        叫那大姐扔出去的西红柿几乎都是走了条直线,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那贼的后脑勺上,生生把那贼砸了个趔趄,脚底下更是加上了三分速度!

        那提着篮子的大姐顿时大急:“哎呀……西红柿太软了不顶事啊!早知道买点别的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 旁边的围观人民群众顿时来了精神:“介位姐姐,我这儿有俩香瓜,你老瞅着合眼不?”

        “我这儿刚巧买了个棒子骨……”

        也就说几句话的功夫,那贼差不离已经在屋顶上窜出去二十米开外了。那提着篮子的大姐也从人民群众菜篮子里拣选了个圆乎乎的土豆,照旧是摆臂抬手、轻叱一声:“中!”

众目睽睽之下,那土豆照旧是走了条直线,照旧是砸在了那贼的后脑勺上,当时就把那贼砸得从屋顶上滚了下来,摔了个七荤八素!

        出手的那位大姐想走,可压根也走不成了——天津卫人民热情,顿时就把那姐姐给围起来了——围观活的没羽箭张清!

        面对着身边热情高涨的人民群众七嘴八舌询问,那大姐也不多说什么,就是清清淡淡挂着几分笑模样。等警察叔叔来了之后问过几句,那姐姐也就提着菜篮子回家做饭去了……

        有那好个刨根问底的,追着处理这案子的警察叔叔问个没完。估摸着也是那警察叔叔叫追问得烦了,没头没脑的撂下了一句话:“知道军体五项不?那位姐姐……人家可是全世界军体五项比赛里,坐着金交椅的人物!”

        国际军体五项,其中一项就是手榴弹投掷,不但要求投远,还得要求投准! 真正的战阵悍卒,那是可以在五十米外把手榴弹砸进碉堡上机枪射口的!也就不提在二十米左右,砸中一个蟊贼的后脑勺了?最后说的那些倒了血霉的蟊贼……我姑妄一说,您大概一听,也就都别太较真了?

        那些蟊贼横行的地方是荒漠高原,自己也装模作样的带着一些羊,做成了个牧民的模样。每每在高原上见到了中国牧民在放牧,也就赶着自己那些羊撞了过去。等得两群羊混到了一起,那些个蟊贼也就吆喝着说所有的羊都是自己的,仗着人多势众生抢硬讹,把中国牧民辛苦放牧的羊群一卷而空!

        有那性格暴烈的中国牧民气不过,拔出随身的刀子来想要厮拼,可双拳难敌四手、饿虎还怕狼多,最终也都只能硬生生的吃了大亏!

        也就有那么一天,几个中国牧民赶着羊群放牧之时,又遇见了那些赶着羊抢劫的蟊贼。

        早吃过大亏的中国牧民立马赶着自家的羊群扭头就跑,而那些个占便宜没够的蟊贼自然是奋起直追!

        走走停停的折腾了一上午,两群羊还是搅合到了一起。而那二十来个蟊贼脸上,也都有了笑容:“这羊都是我们的!”

        中国牧民摇头:“不对,这个羊都是我们的!”

        蟊贼们立刻轻车熟路地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棍棒、短刀,同时还带着三分诧异:“要打么?”

        中国牧民摇头:“我们不打!你们要打,他们跟你们打!”

        顺着中国牧民指出的方向看去,蟊贼们立刻看到了一队成散兵线排开的PLA,手里的家伙上也都上了刺刀!

        蟊贼们顿时怂了:“你们不能这个样子!我们的羊身上有记号的——屁股上都有个蓝墨水画的叉叉!”

        中国牧民就笑了:“那我们让他们来评评理!”

        评理的几个PLA很公正,每个人手里都抓了个蘸满了红墨水的布团,在每只羊屁股上都狠狠地按了一下,然后告诉那些蟊贼:“看过了,没看见蓝墨水画的叉叉,只有红色的圈圈!所以,这些羊,是中国牧民的!”

        “你们要是不服,要是想打……”

        话没说完,可那雪亮的刺刀,已经说完了所有该说的话!

       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,这样的故事经常发生。以至于那些中国牧民在放牧的时候,赶着羊群路过PLA的营房,都会亮开了嗓门吆喝一声:“大军,我们要去放羊啦!”

        而在那吆喝声响起后不久,也就会有一队PLA喊着号子从营房里冲了出来,不徐不疾地跟在了中国牧民的羊群后面。也总有几个PLA的手中,提着个浸透了红墨水的布团……

        而在回程时,羊群的规模,也总是会略略地大了一些……
    
        听说现在,那块高原上难得的牧场上,能见到的只有中国牧民放牧的羊群了。

       而在离那羊群旁不远的地方,新修建的哨卡上,站着的是全副武装的PLA哨兵。在那哨兵身后高高飘扬着的,是我们的五星红旗!(文/包昌强)